绝色女尊:权倾武林

绝色女尊:权倾武林

着墨的剑作者

古代言情

已完结 来源 :

发布时间:2020-03-30 04:02:35

在线阅读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绝色女尊:权倾武林》的小说,是作者着墨的剑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"而且,夜殿主的往年受过很严重的外伤内伤,每年冬天快到这个时候,就会复发一次 如今,由于蛊毒在体内的快速蔓延,旧伤也被牵连复发,而且比以

《绝色女尊:权倾武林》免费试读

"而且,夜殿主的往年受过很严重的外伤内伤,每年冬天快到这个时候,就会复发一次.如今,由于蛊毒在体内的快速蔓延,旧伤也被牵连复发,而且比以前更加严重.这两者撞在一起更是雪上加霜.但是,真奇怪...夜殿主的身体能撑到现在,还仅仅是昏迷不醒,这不得不说...她是武林中的一个奇人."

西帘旁边,依旧站着那位有着一双妖娆的丹凤眼的姑娘,这时忽然接口,声音清脆婉转:"这个世界上没有奇迹,只有人事的巧合.也许是夜殿主在多年前,有什么奇遇,服用过什么灵丹妙药也说不定."

伊枯也很赞同她的话,点点头道:"这个设想,也是很有可能的."

未央宫主见他们说了半天也没有说到重点,心中焦急,忍不住又问道:",你们两个说了这么多话.那伊枯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把她身体里的蛊虫除去?"

伊枯低下头,心中沉吟了一会儿,才开口回答道:"方法是有的.只不过,这种方法是苗寨一代一代口耳相传给同族后辈的密法,我也只是,在很多年前,听我的一位好友简单的向我随口提过.多年来,那些寨子中的后代子弟谁也没有亲自用运过它去治疗活人,因为他们也不确定这种方法是否真的可靠.所以,不到万不得已,还是不要用这种方法来给夜殿主驱蛊了.不但把握也不大,关键是在进行的过程中,还很有可能有极大的风险.不过,听我那位朋友说,如若是用这种方法去救人,就算是个死人也会活过来.要医好夜殿主的这些小伤根本都不在话下."

尽是一些废话.有方法有不能用,还说了这么老半天,真是浪费时间.难道他是吃定我不会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把他杀了?

未央宫主心中恼火,太阳穴旁边的青色血管又开始突突的跳动,脸色黑沉铁青.

知道伊枯话中有话,肯定还有其他的办法,要保留到最后才说.

他用了很大力气才下正要发作的怒气,双唇紧抿,心中郁闷的快要吐了.

西帘心中却是肃然一惊,但脸上却是波澜不惊,朝伊枯淡淡的问道:"公子你说的这种方法,莫不是苗家的密技"血魂引"之术?"

伊枯点点头道:"正是.姑娘果然不愧是拜月教的使者,一猜便中."

"血魂引"之名,未央宫主此次是第一听说.虽然,他从孩童时就聪颖好学,拥有过目不忘之能,也读过很多前人游历大川名山后,写下的奇闻杂记.但是,之前,他并没有听说过这种苗寨的密技,甚至连将这三个字组合起来的名称也都没有在哪本书上见过.

"啊——"西帘身后忽然传出一个姑娘的惊呼声,声音中除了震惊,还含有一种——奇怪的情绪.

不过,她声音里的异常,除了伊枯,其他人都没有听出来.因为,伊枯的耳朵从小就比常人灵敏,还拥有一种异能,就是能很准确的分辨人声音中包含的各种不同的感情.小的时候,偶尔连与他卧房间隔好几个偏房的未央宫主的卧室里,小猫走动偷食的极其细微声音,都可以听得见.

这时候,他的耳朵微动,用心去分辨这种情绪到底是什么,心下不禁疑惑不已.——虽然,发声音的这个人,在刚才极力克制声音的异常.但是,他还是一下子就听出来,她发出的惊呼声与正常人发出的,是有很大的不同的.

至少,一个身体各部分都非常正常的人,除非他有什么目的,否则是不会发出这么刻意并且响亮的声音,来吸引别人的注意力的.

西帘的俏脸顿时一沉,侧过脸,朝发出声音的地方,娇声喝道:"鸣莺,你有什么话就亲自站出来说,在那里鬼喉鬼叫什么.你真是越来越胆大放肆,如今这样,成何体统."

鸣莺怯生生的从西帘身后的人群中,快速走出来,仿佛害怕的狠了,走起路来,众人都可以看到她的小腿在不停的颤抖.但她还是咬着牙,白着脸,强撑着走到西帘跟前,低下头不敢看她,等候使者发落.

西帘不知怎么的,每次一看到她这可怜的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的模样,就心里不住的升腾起一股厌恶的情绪,还直接导致自己的胃也不怎么舒服,所以,对着她,依旧高声呵斥道:"还傻愣着干什么,还不赶快向宫主和伊枯公子赔罪!"

明莺抬头看了一眼使者的脸色,正对上一双恶狠狠的眼珠子,再配上两条倒竖的眉毛,被吓得终于一屁股做到地上,腿软的再也无法站起来.然后,生怕又被训斥,连忙爬起来,勉强跪好,低着头,颤颤微微的抖着声音慢慢的说道:"奴婢刚刚听到"血魂引"三个字,一时惊讶,不小心发出声音,惊扰了...宫主和公子及使者,还望赎罪."

一双指节分明、十指修长的的手将她从地上慢慢的扶起来:"姑娘不必惊慌,我们都没有怪你的意思.你放心吧,未央宫主贵为昆仑山之主,是不会和一个小姑娘计较的.他肯定不会责罚你的,你大可不必如此害怕了."

伊枯看着她站好了,便放开她.侧着头,双眼盯着未央宫主看——这是问他的意思.

未央宫主随便挥了挥手,算是不处罚她的惊扰议事之罪.其实,他现在哪有心情管这些琐事呢,他只是希望能赶快找到让夜长欢安然无恙的办法,对其他的人事根本不想理会:"伊枯,别卖关子了,你到底还有没有其他办法救夜殿主?"

伊枯的脸上忽然就浮现了,意味深长的笑容:"我没有.不过,或许,这位叫作鸣莺的姑娘有呢.你说是吧,姑娘?"

鸣莺神色有些呆呆的,看着伊枯那半张脸上的明艳的笑容,还有那双乌黑的正带着暖意的眼睛,只觉得刚刚被他的双手碰触过得地方,立刻变的火热,似乎——心脏的血液也沸腾了.

这时,忽然听到站在面前的人叫她,脸上不禁浮现出红云两朵,低声赧然道:"伊枯公子,你是在叫我吗?"

伊枯失笑,忍不住逗她,道:"是也不是.是宫主刚刚问你是否有治疗夜殿主的法子?!"

鸣莺似乎怕被这美丽的笑容迷失了心魄,连忙低下头,万分谨慎小心的说道:"奴婢幼年的时候,曾经在苗寨中长大.那时候,亲眼见你过寨中的一位老人用"血引魂"治疗的病人的过程."

未央宫主甚是激动,满脸喜色:"那位老人如今在何方?"

"他老人家在我被选做拜月教的侍女的那一年,便去世了."鸣莺脸色苍白如纸,上面有隐痛,这位老人家的死亡对她触动极大,看来生前两人的交情应该还是不错的.

未央宫主脸色一变,但还是不放弃任何希望,不死心的又问道:"那他老人家有没有传此法于他的后世子弟?"

鸣莺脸色依旧很苍白,摇摇头道:"没有.他老人家为人孤僻,一生没有娶妻生子,也不许旁族亲戚亲近,也没有什么朋友,更没有收什么——徒弟."说道徒弟二字,她忽然顿了顿,眉间仿佛极快的闪过一抹浓重的愧疚.

未央宫主顿时满心失望,心中反复思量着办法,不再说话.

伊枯也叹了口气,内心也颇为失望,转身坐回到椅子上.

他本以为,这位女子在听到那三个字时,惊呼声难以控制的脱口而出,应该是知道更多的一些关于这种技法的东西的,甚至是身怀"血魂引"之术.可是没想到,他这次却是想错了.

西帘本也不期望这个平日里平庸的侍女能有什么办法.哼,夜长欢病的越是严重,这出戏才越能精彩的唱下去.但是,眼珠一转,看到未央宫主阴沉的脸色和眼中不屑的神色.那意思似乎嘲笑她们堂堂拜月教,整天弄完 虫蛊之术,却无一人精通此道,实在是惹人看不起.心下也觉得鸣莺为拜月教丢了脸面,正要呵斥她向宫主赶快赔罪,立刻告退.但是——

"不过,奴婢不才,在十岁的时候,他老人家曾经青眼有加,亲手传授过此法于我.并且,让我代他老人家出诊过多次,救过很多病人."鸣莺乌黑的眼珠子在众人脸上快速的一转,随即快速的低下头,忽然又开口说道.

经此变故,此时,众人脸上的表情不一,甚至可以用色彩斑斓来形容.

有惊讶、喜悦、呆愣、怀疑甚至是嫉妒等等,此时,往日每个人心中种种隐秘的情绪,如今都写在眼睛里,无法隐藏.

是啊,谁又能想到平日里,在拜月教进献的众女子中,最为平庸懦弱胆小如鼠的她,其实,自身还有这样不为外人知的绝技呢.

的确,今天聚集在这里的人,谁也没有想到.所以,经这一转变,谁的心里又能波澜不惊呢?

 

绝色女尊:权倾武林

着墨的剑作者

古代言情

已完结 来源 :

在线阅读

《绝色女尊:权倾武林》 免费阅读章节

同类推荐

猜你喜欢

小说排行

人气排行

点击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