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死界碑

生死界碑

独罹作者

悬疑灵异

连载中 来源 :阅文集团

发布时间:2020-07-04 08:06:01

在线阅读

《生死界碑》是独罹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生死界碑》精彩章节节选: “五年前,有个小孩儿在班里受欺负,好像是说那孩子精神有点问题,其他人就欺负他排挤他,有个小孩子欺负得最狠,平时都是他带头,这么持

《生死界碑》免费试读

“五年前,有个小孩儿在班里受欺负,好像是说那孩子精神有点问题,其他人就欺负他排挤他,有个小孩子欺负得最狠,平时都是他带头,这么持续了挺长时间吧,那个孩子就一直被欺负,家长老师也当做小孩子恶作剧,都不管。

“终于有一天,领头的小孩把那个精神有点问题的小孩堵在厕所里,当时厕所就他们两个人,声音也闹得挺大的,有人看不下去了就去找他们班主任,在班主任推开门后,一看,就剩下那个精神有点问题的小孩儿了,班主任刚想问另一个呢,楼下就叫起来了,他们趴到窗户边上一看,那个领头的小孩从楼上掉下去,脑袋朝下摔死了。

“这事除了那个孩子爸妈觉得是意外,其他所有人都觉得,肯定是小孩被欺负太久了爆发了,把那个领头的推下了楼,但是也不知道那家怎么摆平的这件事,虽然大家都这么认为,但是没有人出来证明,说肯定是一个杀了另一个,警察也没找到证据,孩子还小,这事就不了了之了,那个小孩儿退学以后,那家人搬了家,学校也开始禁止学生讨论这件事,没过多久就没人提了。”

“那学校为什么会关掉呀?”

她很难在这个故事里找到代入感,以旁观者的姿态听得津津有味的,漆黑的眼睛在夜里一闪一闪,“后来发生了其他事情吗?”

男人停顿了一下,缩起脖子微俯下头,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,凑得近了一点,“这件事本身对学校什么影响都没有,但是自从那个小孩死后,学校里就开始发生怪事了……”

“怪事?”她疑惑地看向神神秘秘的男人,觉得这番话既在意料之外,又在情理之中。

男人煞有介事地点点头,“学校开始闹鬼了,尤其是那个厕所,他们都说,是小孩儿的鬼回来报仇,回来闹事了……”

厕所?她扭过头看着刚刚呆过的二楼厕所的方向,同时指向那里。

“是二楼那个厕所吗?”

男人皱眉回忆了两秒,“好像是二楼西边那个厕所,原来是女厕,你刚刚上去了?”

她点头,“西边是……”

“就是左边,好像是左边的女厕所,我记得他们说是那个。”

她想了想记忆里的位置,确定了男人说的厕所就是放有摄像头的那个,“我刚才去了那里,看到那个厕所隔间里放着一个摄像头呢,是你放在那里的吗?”

“摄像头?”男人的目光从疑惑渐渐变为恐惧,不安地看向漆黑的四周,最后定格到她身上,“你……你真的是个人吧……”

本来还在纳闷男人反应的她无奈地“哎呀”了一声,伸手捏住自己的脸,另一只手轻轻戳了戳男人冰凉的手背,“我能碰到你,而且我是热的,这样子的肯定是正常人嘛。”

男人一副受到了安慰的样子。

“摄像头不是我放的,我也不知道是谁放的,”男人收回目光,战战兢兢地看向她,“但是有人放了摄像头,就说明,‘他’可能又要出现了。”

她睁圆了眼睛探头过去,“谁呀,谁出现了?是那个死掉的小孩儿吗?”

男人点头,“这个学校传出的闹鬼传闻就是,每过一段时间,就会有人看到那个死去的小孩儿,从他掉下去的地方爬上来,本来学校还不相信的,直到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,慢慢地,学生就越来越少了。”

“那……”小澜皱起眉头,疑惑地自言自语,“那摄像头是用来拍那个小孩爬上来的样子的吗?”

她脑中浮现出的是一个血淋淋的小男孩扒住窗沿费劲爬上来的画面,觉得非常古怪没有真实感。

窗外的风小了些,雨声更大了,空气里弥漫着土腥和水汽,四周还是漆黑的,不知道现在的时间,更不知道这样的黑暗还要持续多久。

但是这样的环境并没有带给她恐惧,男人快要被“死而复生的孩子”吓哭了,小澜却觉得整个故事充满了不和谐的怪异感。

这个故事,肯定是哪里有问题的。

“这件事发生在女厕所,所以两个人都是女孩子吗?”她旁敲侧击。

男人摇摇头,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这事传到我这里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版本,故事的原样我也没听过。”

她缩回脑袋,蹙眉望向出事的厕所方向。

杀人的孩子,被杀的孩子,逃离的孩子,复生的孩子。

这两个人中,会不会有曾经的自己呢?

“也不知道两个孩子叫什么,”她试探着,侧过眼睛偷偷看男人的表情,“如果是真实的事情,我觉得无论如何都会留下一些线索吧,可是现在连孩子的性别都不知道,可能就是口口相传的怪谈而已。”

男人的眼里透出一丝不服气,掩盖了恐惧,“楼上不是有摄像头吗,要是没什么事摄像头干嘛用的,这件事镇上的人基本都知道,我说的可能和真实情况有出入,但是的确有怪事发生了。你一个小女孩,大半夜跑来这里问东问西,我就不深究你的目的了,至少你得尊重这片土地上的悲剧。”

奇怪!

男人的语气越来越激动,自己只是合理质疑了一下,号称来自外乡的男人为何如此不忿?

一片安静。

两人各自思索。

天色比刚刚明亮了些,离日出还远,只是风雨歇住了,云间能见到丝丝缕缕的月光,男人意识到自己失了态,闭嘴扭过头去不再看她,小澜借着月光,发现男人虽然衣着邋遢,但长相和眼神都透露出文质彬彬的气质。

看上去不像个流浪汉呢,她收回视线,看到自己脏兮兮的裤子和袖子上的破洞,相比之下自己才更像乞丐一点吧。

“你是怎么,呃……”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,用手比划着说道,“怎么会变成这样的,就是现在,这个……这个很落魄的样子……”

男人渐渐冷静下来,顺着她的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邋遢样子,轻叹一声。

“我是外乡人,外乡人……就是会这样的。”

小澜有点懵。

这是这个世界的规则,还是这里的规则,她不记得世界,不记得这里应该是什么样子了,外乡人会变得落魄?那么,自己也是外乡人吗?

“为什么?”她直接问了出来,“为什么外乡人就要变成这样?”

他回头疑惑地打量着她,仿佛她问的是一个多么愚蠢的问题。

“这里就是这样的,”他无比笃定,“这就是阳江的规则。”

阳江,这里是阳江,她默默记住了。

“那是谁定的规则?”

“规则哪有谁定的?”他的表情变得更加莫名其妙,“人人都那么做,不就成了规则了?”

她表情纠结地歪了歪头,感觉实在难以理解,更深深体会到了两人沟通的困难。

再问下去好像也不会了解更多的东西,还会显得自己很蠢,她不太好意思张口继续问。

窗外的风雨基本停了,夜很深,周遭一片寂静,静到她能清晰地听到他的呼吸声。

此时,真相对她来讲还是一片模糊,努力了一圈,她了解到许多破碎的过去的故事,虚虚实实的描述不仅没有串成完整的一环,反而加深了她的迷茫,该去哪里,要做什么,她还是一无所知。

两人间也陷入沉默,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尴尬。

“你叫什么,”男人打破僵局,边从地面上站起身来边问,“我去打听打听有没有你父母的消息,如果你是镇上的人,总有人会知道你爸***。”

“呃……我叫廖……廖小澜,”她连忙起身,报上了自己刚刚知道的名字,“那我应该叫你什么呢?”

男人捡起地上的外套,拍打着上面的灰尘,“你就叫我宋叔叔吧,你这个年纪我也不好意思让你叫我大哥,小澜,这雨停了我也该走了,你也别一直在这儿等,这儿平时没什么人来,赶紧回家吧啊。”

她听到男人要离开,立刻站直了身子手足无措地看着他,男人已经把半干的外套重新套在身上了,看到慌张的她,伸手揉了揉小澜杂乱的头发,咧了咧嘴角,迈向门口。

“宋叔叔!”趁着男人还没跨出门,小澜跑到他身后,“我能跟着你一段时间吗?”

男人苦着脸回过头,“我自己都没地方住,你跟着我干嘛,回自己家去吧,很多事……你慢慢就懂了,我也讲不清楚。实在不行你去公安局吧,跟着我真的不方便……”

小澜站在原地,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,就见男人逃难一般窜出传达室,几秒钟后便传来了他从来路离开的声音。

 

生死界碑

独罹作者

悬疑灵异

连载中 来源 :阅文集团

在线阅读

《生死界碑》 免费阅读章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同类推荐

猜你喜欢

小说排行

人气排行

点击查看更多